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众神推球 > 资讯 >

晋升白金标后的首届上海马拉松,耐克坚挺、汽车赞助商更换


点击:106 作者:众神推球 日期:2020-11-30 09:34:59

记者 | 乔启迪

对于中国国内的跑者们来说,最近几个周末格外热闹。

从11月1日无锡马拉松开始,到11月8日西安马拉松、11月15日重庆马拉松、11月22日杭州马拉松,再到11月29日上海马拉松,11月的每个周末都有马拉松赛事举行,并且都是中国田协认证的金牌赛事。

11月29日上午7时,上海马拉松将正式起跑,这也是上马在2020年3月升级为国际田联白金标赛事后举行的首次比赛。

今年的上马只保留全程马拉松(42.195公里),参赛人数限制在9000人。也是上马历史首次采用分枪起跑的形式,参赛选手分三枪起跑。

奖项设置上,运动员排名奖分别会颁给男女前八名,第一名的奖金为15万元人民币,第八名的奖金为2万元人民币。

最终,青海选手贾俄仁加以2小时12分43秒的成绩,成为了上马男子组的冠军,这一成绩也刷新了他的个人最佳。而女子组的冠军则归属李芷萱,她的成绩是2小时26分39秒。

2016年上海马拉松途经耐克店铺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事实上,比赛当天,全国还有两个中国田协金牌马拉松赛事同时举行——南京马拉松作为全国马拉松锦标赛(奥运会马拉松达标赛),与成都马拉松一起,赛事规模均为10000人,且同样只设全马项目。

疫情对马拉松赛事的影响依然存在,比如,这些国内马拉松赛事今年都作出规定,不邀请境外选手参赛,不接受来自境外及国内中、高风险地区的选手报名参赛。

同样改变的,还有上海马拉松的赞助商格局。

作为国内最顶级的马拉松赛事,上海马拉松一直是品牌体育营销的主战场——2019年,上马赞助商数量达到21家,创历史新高。

上马的赞助商矩阵的主体分为四个等级,最高等级为创始赞助商和至尊赞助商,第二级别是荣誉赞助商,第三级别为官方赞助商,第四级别为赛事支持商。

此外,今年单独列出了物流服务商、保险服务商、官方指定能量胶合作商和官方指定摄影服务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今年上马的14家赞助商中,汽车类赞助商发生变更,沃尔沃取代宝马,成为上马新的赞助商。宝马结束了自2013年起连续7年的上马赛事赞助。

金融类赞助商兴业银行在“牵手”上马5年后结束赞助,浦发银行加入赞助阵营。

在赞助商阵容频频发生变动的情况下,位于第一层级至尊赞助商的运动品牌依然是耐克,在运动品牌哄抢马拉松赛事的最近十年,耐克已连续第9年赞助上海马拉松。

沃尔沃汽车办公大楼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中国以外,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事遭到重击。世界马拉松大满贯(WMM)是2006年设立的世界顶级马拉松巡回赛,包括东京马拉松、纽约马拉松、柏林马拉松、波士顿马拉松、伦敦马拉松赛、芝加哥马拉松这六个年度城市马拉松赛。

今年,其中4个比赛取消,2个严重缩水。

3月1日,2020年东京马拉松开跑,不过赛事取消大众选手参赛,仅保留200个精英选手名额。

波士顿马拉松至今已有124年历史,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赛事。5月28日,在经历延期后,波马宣布历史上首次取消。

6月24日,纽约马拉松和柏林马拉松在同一天宣布取消。7月13日,原定于10月11日举行的芝加哥马拉松宣布取消。

下半年,唯一“幸存”的大满贯赛事是伦敦马拉松,该赛事在比原定时间晚了近半年后,于10月4日举行。不过,与东京马拉松类似,伦马只对精英跑者开放,此外,由于受到英国政府的防疫限制,公路比赛也被改为绕圈跑。

对于运动装备赞助商来说,如果运动员穿着该品牌的装备跑进名次,甚至突破PB,那么将会是不可多得的营销机会。

亚瑟士是东京马拉松的赞助商,此前也赞助纽约马拉松。New Balance则在2017年接替亚瑟士,成为纽约马拉松新的赞助商。

阿迪达斯于1989年成为波马的官方赞助商,现有合同持续至2022年,同时也是柏林马拉松赞助商。耐克自2008年起成为芝加哥马拉松的赞助商。

眼下,赛事取消或缩水,让赛事公司和赞助商的日子不太好过。

以日本为例,一项由关西大学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,因疫情导致取消的460场日本马拉松和路跑赛事,共造成7100亿日元(约67.4亿美元)的经济损失。且由于2021年东京马拉松可能仍然只设精英赛,未来预计还将损失290亿日元(约2.75亿美元)。

在疫情阴云尚未散去的情况下,动辄上万人参加的马拉松比赛,或许让赞助商在考虑赛事赞助时变得更加慎重。对于赛事主办方来说,寻找赞助商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。

友情链接